“老伴去世4年了,儿子一家在外打工,我现在是一个人住,前一段下暴雨,把院墙和厨房的墙给下塌了,我也没能力恢复,就这么住着吧。在山西运城一个小山村,75岁的赵大娘坐在房间里边看戏边对摄影师说,“家里没个人,我又不喜欢看电视,没事时打开这个唱戏机听听...